鬼说

初心数码/胶片情怀(weibo:鬼说他爱我)

大学往事


我真的无比 无比眷恋着这座城市,我才知道,原来我真的深爱着这座城市,从刚刚到时的排斥,到现在的无比想念,想念食堂三楼的重庆小面,食堂二楼的饵块,一楼的酱油鸡,后山食堂的番茄牛肉以及熟悉的手抓饼老板,十一教门口大大的蓝花楹,志远楼的上课地点,秋天永远都有好看的菊花展,我常常抄近路走的小路上可能又多了很多新的雕塑,西门口大概又开了很多的新店吧,以前常常点外卖家牛肉面的老奶奶希望她身体健康,小马宿舍阳台可以看城市夜景,我常常呆在阳台一个多小时用于独处,大学真是让人怀念

纳帕海自驾


那天天气出奇的让人满足,不是热辣的太阳,也没有绵绵的夏雨,是一种舒服的温度和让人愉悦的光线,我和七崽开着车环绕纳帕海,周杰伦的歌毫无意外也陪伴着我们,路边连绵不断的紫色不知名花,常常有牛羊成群过马路,当然也有落单的牛羊,不过它丝毫不担心,仍然,慢慢的嚼着草,走着路,尾巴一甩一甩。

我和七崽继续往前,水里有座茅草屋,爷爷和外孙赶牛回家路上和我们打了招呼,路边的马儿也会看镜头,看来是熟练的老手模特了。

我们家最小的妹妹

那段时间经常生病的她为了方便打针,她家人就把她头上一圈的头发给剃了,妹妹年纪小小,可爱动人,性格略强,十二月份就有两岁了,一定要健康成长,姐姐会一直给你拍照片

大理洱海

对于我而言相片就像回忆录,是串联我所有记忆的绳索,它能让我准备的回想起当时的天气,心情,已经洱海边的味道。

19的一月份,洱海边暖洋洋的阳光照过来,西伯利亚的海鸥也不愿早早回家离开这美丽的地方,我和七每个假期都会到大理,不知道做什么,大概是我两都认为,忙碌的生活里每个人都应该有个出口,而我们的出口,就是大理。

巴拉格宗的魅力

这是个崇山峻岭里的美石,不似明珠耀眼夺目,惹得人人喜爱,巴拉格宗,懂它的人,才会深爱它。

U形山谷中行走,没开败的白杜鹃别有一般风味,谷底的热气腾腾,小雨也变得不断,河岸边尤其显眼的白石,静静地卧在那里,几年,甚至几百年。巴拉格宗,不善言谈,它用沉静让每一个人感受自然的奇妙

帽儿胡同路口的捏糖人老爷爷

2019年夏日刚至 我和七仔回了北京

北京是一个有多重复杂气息的城市,在高速生活运转下,胡同里的人彷佛依旧置身事外,慢悠悠的生活。

和七去了以前他大学时候到的一家云南餐厅,这大概是他四年中一解思家之地吧。他说装潢变了,二楼被拆了顶,菜单没变,辛辣的酸辣鱼还是一如既往代表云南人热辣的性格,喝着熟悉味道的汤,恍惚间我并没有跨越几千公里回到了这,我还是呆在那个,让我无比熟悉且眷恋的云南,饮食真的可以拉近距离。